“算力租賃”火爆市場 算力蜂高收益背后的“迷霧”

在近日數字貨幣漲至上萬美元的背景下,一個名叫算力蜂的“算力租賃”挖礦模式開始走俏市場。北京商報記者調查發現,算力蜂平臺主要為投資者提供通道,通過云算力模式付款購買算力后,由投資者坐享對應算力的挖礦收益。同時,該平臺還存在拉下線的層層返傭獎勵模式以及將投資者資金直接匯入法人賬戶的情況。業內專家指出,這類交易往往存在詐騙嫌疑。而對于資金直接匯款至法人賬戶一事,算力蜂平臺法人陳睿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回應稱,“是客戶要求打入法人的個人賬戶的,不太清楚具體的情況”。

“算力租賃”火爆市場

近一個多月的時間里,“數字黃金”比特幣迎來了一波上漲熱潮,廣受市場追捧,數度升破10000美元大關,整個幣圈都沉浸在喜悅當中。對礦工來說,如何挑選一臺好的礦機就成為踏入“幣圈”的必然要素,新手李皓(化名)初入“幣圈”就接觸到了一種快速便捷的挖礦方式——“以租代購”。

在李皓的引薦下,北京商報記者在不少社交群中發現,礦機買賣刷屏的廣告語中,夾雜不少以租代購的信息,大多數以區塊鏈、炒幣、穩賺不賠為噱頭吸引投資者的目光,其中一家“讓人人都能擁有比特幣”的算力蜂平臺吸引了記者的注意。

當記者以新手投資者身份進行咨詢時,算力蜂代理黃杰(化名)介紹,算力蜂主要將復雜化、專業化的區塊鏈/比特幣挖礦過程,簡化成只要在App上注冊、購買就可以操作。

黃杰提到,“礦機租賃”其實為“算力租賃”,簡單來說就是在算力蜂平臺付款購買算力后坐享對應算力的挖礦收益。對于算力出售方即礦主來說有利于資金回收、提前鎖定收益、有效降低風險,對于購買者來說不需要投入大量資金、不需要專門運營和維護。

這也是一種典型的“云挖礦”項目,上海對外經貿大學人工智能與變革管理研究院區塊鏈技術與應用研究中心主任劉峰介紹稱,云算力租賃是一個不算太新的模式,這種模式從最開始的個人礦機購買,到礦場挖礦,最后再到算力的租賃已經出現了一段時間,是否安全取決于租賃提供方是否正規,是否能夠保障資金進來后不會產生跑路、詐騙。但投資者需要關注的是,即使App或者網站上顯示了算力多少,但最終是否有真實的租賃機器在運行,對于出資方而言都是看不見的,因此存在一定的風險。

高收益背后的“迷霧”

算力蜂是一家主要為持幣用戶實現數字資產的積累、保值和增值的公司。天眼查信息顯示,算力蜂商標的注冊主體是上海逢貴云計算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日期為2014年,注冊資本為2000萬元人民幣,法定代表人為陳睿。

根據算力蜂代理介紹的收益模式,幣價不同,收益也不同,按照幣價65000元,挖礦產量0.00000797個/T計算,成本188000元靜態產出4.19個比特幣(價值272500元)。當幣價上漲至80000元,按挖礦產量0.00000797個/T計算,成本188000元靜態產出5.6個比特幣(價值448000元)。

而該平臺最大的優勢就是有HBT的復投,HBT是算力蜂平臺額外獎勵的平臺積分,是基于比特幣凈收益的基礎上額外給投資者的獎勵。那么在復利復投的情況下,挖礦周期的綜合收益是多少?據算力蜂代理提供的信息,以復投2020年算力產品16個月周期計算,在幣價為65000元、70000元、80000元區間時,該平臺投資收益率分別可達151%、174%、238%。據算力蜂平臺代理介紹,該平臺收益率模式基本可以維持在恒定狀態。

提前鎖定收益、恒定的收益模式是否靠譜?在資深區塊鏈專家何南野看來,比特幣作為一種具有強投資屬性的產品,價格一直處于波動與變化的狀態中,要想提前鎖定收益、且鎖定的是高額收益,是不可能的。此類模式本質上是一種類理財,只不過包裝了下而已,甚至可以說存在非法集資的嫌疑,法律風險很高。

針對收益模式存疑,北京商報記者嘗試聯系到了陳睿,陳睿向記者否認了平臺存在恒定收益率的事實,并表示,“我們和金融無關,收益率只是某段時間某一個數字的比例,并不是最近的行情,市場價格根本不是我們決定的,收益率也不是我們能決定的”。

拉下線層層返傭

算力多多!收益多多!在代理的鼓動下,不少投資者開始蠢蠢欲動,北京商報記者在調查過程中發現,要想成為算力蜂的用戶,投資者需要通過不同代理渠道掃碼注冊,每位代理的二維碼都不同,一個手機號只能注冊一個賬號,也只能綁定一位代理的團隊。

記者在掃碼注冊后發現,在算力蜂App首頁,“邀請好友,贏取傭金,不囤幣,何以跨熊市”等廣告語一直在滾動播放。App頁面除了較為常規的購買算力、挖礦收益外,頗吸引眼球的就是算力蜂的返傭模式,一位代理告訴記者,在算力蜂平臺,每邀請一位好友都可拿獎勵,被邀請的好友通過投資者的二維碼注冊下載之后,登錄立即贈送10T算力。

被邀請的好友只要購買算力,平臺就會直接贈送USDT(USDT=美元),每購買1T算力贈送1USDT,100T贈送100USDT,以此類推,層層疊加繼續拿獎勵,在達到相關要求后,可以享受平臺額外返傭,如果推廣量每月在2000T以上,可以向平臺申請現金獎勵額度。

對此類拉下線返傭模式,北京尋真律師事務所律師王德怡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此類采取拉下線發展人員參與交易,且使用復式計酬的計算方式,涉嫌傳銷模式。目前我國政府監管層面虛擬貨幣采取的是不認可的態度,與之相關的交易存在巨大的風險:一是交易的合法性和有效性得不到法律的認可;二是這類交易往往存在詐騙嫌疑,所謂的收益率只是吸引投資者的誘餌而已。

用戶資金安全成疑

在挖礦交易中,投資者最終要完成購買-挖礦-提現三個步驟的操作,在算力蜂平臺如何實現盈利?北京商報記者親測發現,新手投資者在購買算力時不需要進行實名認證,提現則需要投資者提供身份證正面照以及手持身份證簽名照信息。

在點擊確認購買后,記者被引流至第三方平臺,根據算力蜂平臺提供的收款二維碼,記者發現,收款方為一家物業公司,名為上海家頤物業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家頤物業”),該公司主要從事物業管理;房地產咨詢等服務。

上海家頤物業與算力蜂的關系究竟是什么?從天眼查的公司關系監測圖來看,上述兩家公司并無直接股權關聯。

北京商報記者根據天眼查披露的聯系方式致電上海家頤物業,在數次掛斷電話后,該平臺相關人士在最后一次通話中表示“不接受你們的采訪”,隨即掛斷了電話。

在調查過程中,北京商報記者還發現,不同代理針對投資者資金匯款的口徑竟然出現分化,一位代理告訴記者“直接在App中操作即可,資金直接匯入公司賬戶”,而另一位代理則向記者表示“直接轉入法人第三方賬戶”,并向記者提供了該公司法人陳睿的收款賬戶。

而資金點對點打入公司法人賬戶也讓不少投資者對資金安全產生質疑,就該問題的真實性,記者向陳睿進行求證,他向記者承認了投資者資金直接打款入法人賬戶這一行為屬實,陳睿同時表示,公司要求客戶將資金打入公司賬戶,不能轉入個人,但這是客戶要求打入法人的個人賬戶,不太清楚具體的情況。陳睿隨后向記者表示,“有代理有客戶讓他自己找我,我不接受你們的采訪”。

將用戶資金轉入個人私有賬戶不禁也讓人對算力蜂的用戶資金安全打上了問號,劉峰表示,公轉私常常伴隨著偷逃稅違法犯罪風險。因此這種點對點的付款模式存在違法風險。

王德怡進一步指出,直接將款項匯至公司法人賬戶,說明這種交易的資金沒有監管,投資者面臨交易平臺跑路、資金被轉移挪用的風險,建議投資者不要參與。針對拉下線返傭、用戶資金安全、收益率模式等問題,北京商報記者再次向算力蜂相關人士發送了采訪提綱,但截至發稿,并未收到回復。

曰曰摸天天摸人人看 曰曰摸天天摸v_日日拍夜夜啪_在线自拍偷拍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